首页 互联网好奇心日报第6期:怎样制作一个逼真的人造太阳

1、 谷歌的替代品

nomoregooglenomoregoogle

这个网站列出了Google旗下所有产品的替代品。这些替代品和谷歌的产品比起来,最大的优势就是不会追踪用户的隐私。

2、 Brave浏览器月活跃用户超过2000万,日活跃用户超过700万

Brave浏览器Brave浏览器

Brave浏览器由Mozilla项目的联合创始人、JavaScript的创造者布兰登·艾克创建,在隐私保护和广告投放方面有独特的优势。

近年因为Chrome浏览器频频爆出,在安全、隐私和市场垄断方面存在诸多问题,许多用户纷纷转投其他的浏览器。Brave自称是最私密、最安全、最快速的浏览器,它被评论家们认为是Chrome最强劲的替代者。

Brave支持iOS、Android、Windows、macOS和Linux等所有现代的操作系统。当前,在Google Play 的浏览器下载量排名中,Brave高居榜首。而就在过去的9月份,苹果官方面宣布Brave将成为 iOS 14 中可默认的浏览器之一。

过去,Brave 1.0诞生的这一年里,Brave的月活跃用户从去年的870万增长到了2000万(20.5万),日活跃用户从去年同期的300万增长到700万,两者在一年内双双增长2.3倍。

Brave浏览器的用户增长曲线Brave浏览器的用户增长曲线

3、 怎样制作一个看起来逼真的人造太阳(油管视频)

国外小哥制作的人造太阳国外小哥制作的人造太阳

为了让家里变得更舒适和更具活力,这名国外的小哥动手只做了一台人造太阳。这台人造太阳不仅能够模仿阳光的投射方式,具有太阳一般的亮度,而且推开窗子,还有无限深远的空间。

光线呈现的效果光线呈现的效果

朝气蓬勃朝气蓬勃

4、 科学家大卫 · 辛克莱尔发表研究证明为什么我们会变老以及为什么他认为我们不需要变老)

科学家大卫 · 辛克莱尔科学家大卫 · 辛克莱尔

上世纪90年代,作为麻省理工学院实验室的博士后,大卫·辛克莱尔(Sinclair)发现了导致酵母衰老的机制,这为寻找人类衰老的原因提供了一些启示,在该领域引起轰动。

辛克莱尔和他的实验室同事以研究酵母的工作为出发点,致力于找出人类衰老的机制。并于2013年发表了一项研究成果,断言一种称为瑟土因(Sirtuins,一种乙酰化酶)的蛋白质家族的功能失常是衰老的唯一原因

瑟土因的分子结构瑟土因的分子结构

瑟土因负责修复DNA损伤,通过保持细胞正常运转来控制细胞总体健康。 换句话说,瑟土因告诉肾细胞应该像肾细胞一样工作。 如果超负荷工作,细胞就会开始表现异常,我们会看到衰老的迹象,例如器官衰竭或产生皱纹。

随着年龄的增长,所有细胞中的基因信息仍然存在,但我们的身体失去了解释它的能力。这是因为我们的身体开始缺乏 NAD—— 一种激活瑟土因的分子:当我们50岁时,我们体内的 NAD 下降为20岁时的一半。

如果没有NAD(激活瑟土因的分子),瑟土因就不能正常工作,我们体内的细胞就会忘记它们应该做什么。

辛克莱尔长期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两地之间奔波,在哈佛医学院和新南威尔士大学开设实验室。他所有的研究都试图证明衰老是一个我们可以解决的问题,并且找到如何阻止衰老的办法。

他认为我们可以延缓衰老的过程,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以逆转它。通过让我们的身体经历“健康压力” ,增加 NAD 水平和促进瑟土因活性,从而达到抗衰老的目的。

瑟土因在抗衰老过程中的作用现在已经被广泛接受,但是我们如何去重新激活它(以及怎样用最佳的方式去激活它)的想法仍在研究中。

注意:第五条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5、 一个不具姓名的徒步旅行者和一桩互联网无法破解的迷案

一名没人知道姓名的无害一名没人知道姓名的无害

这个男人正在他“基本无害”的旅途中,他很友善,他说他曾在科技公司工作。当他死在帐篷里时,却没有人知道他是谁。

近年来美国年轻人中,流行一项“基本无害”运动,他们不带电话,也不带信用卡进行长途旅行,有的甚至连名字都不会留给遇见过他们的人。他们似乎在逃离某些东西,也许是逃离一切。

但他们失踪或死亡后,确认他们的身份却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2018年7月23日,两个徒步旅行者在潮湿的大柏树国家保护区,发现一具尸体。当科利尔县的调查人员赶到时,他们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确认这名死者身份的信息。这名无害(践行基本无害理念的人,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的指纹没有出现在任何执法数据库中,他没有在军队服过役,他的指纹和已有档案中的任何人都不匹配。他的 DNA 与司法部的失踪人口数据库,以及联邦调查局管理的全国 DNA 数据库中的也都不匹配。

面部识别数据库里没有他的照片。这名无害没有明显的纹身。

为了搞清楚这名死者生前发生了什么,当地警察局只能把他们所掌握的,少得可怜的信息整理成照片发到网上。照片里包含死者的面部特征素描,及他露营地周围的图片。

这些照片在网上广泛流传。有个佛罗里达军事基地女性办事员很快认出了这名死者,她有一张照片,照片里她所遇到的那个徒步旅行者,和这名无害有着同样的装备。办事员在脸书上分享了原始的帖子和她的照片。

很快就有几十个人跳出来,宣称他们也看到了那名徒步旅行者。他们和他一起旅行了几个小时或几天。他们和他一起坐在篝火旁。有一个 GoPro 的视频,他出现在里面。人们记得他提到过一个在萨拉索塔或萨拉托加的姐妹。他们以为他说他来自巴吞鲁日附近。一个人记得他吃了很多小圆面包; 另一个人说他喜欢番茄酱。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作者坦言:

现在是2020年,我们有了互联网。在你怀孕之前,Facebook 就知道你怀孕了。亚马逊在你的灯泡熄灭之前就知道它会熄灭。在 Twitter 上发布一台被盗笔记本电脑的详细信息,人们就会在曼哈顿的一家酒吧里追踪到这个小偷。互联网可以破解家庭谜团,识别被遗忘已久的歌曲,解决谋杀案。而且正如杂志十几年前所假设的那样,互联网几乎可以追踪到任何试图摆脱数字痕迹的人。

这次互联网也无能为力,许多狂热分子试图找出这名死者的身份,但最终都一无所获。

这里不对故事进行过多的探讨。只想说说读到这篇文章之后,挺难受的。通过这则故事让我对“基本无害”运动产生了非常大的抵触,逃避一件事情和逃避一切一样简单,但这又有什么意义呢?当一个人如果无法承担社会所赋予他的义务时,他跟逃避也就越来越近了。

6、 金星上可能存在生命迹象但科学家表示怀疑

金星金星

9月14日,威尔士卡迪夫大学的天文学家 Jane Greaves 和他的同事们,用两台望远镜在金星的云层中发现了磷化氢的迹象。 Jane Greaves坐在的研究小组认为金星中的磷化氢很丰富,如果没有找到明确的来源,那么这些磷化氢可能是生活在云层中的、奇怪的微生物产生的,也有可能是未知的、奇怪的、金星独有的化学物质产生了它。但人们想要验证这一说法的正确性时,再没有观测到金星上存在磷化氢的迹象。

7、 美国造成的海洋塑料污染是之前估计的5倍

海边的塑料污染海边的塑料污染

美海洋教育协会(Sea Education Association)教授卡拉 · 拉文德·罗(Kara Lavender Law)在《科学进展》上,撰文称美国对全球沿海塑料污染的贡献远远超过之前的预期,可能是以前的五倍之多。

卡拉是海洋学研究专家,在2015年发表论文关注美国对海洋的污染之后,今年发表了新的续篇继续追踪报道美国对海洋造成的污染。

他认为造成海洋污染急剧增长的原因有两个: 美国人使用的塑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最新的研究报告中涵盖了美国出口的塑料废物产生的污染,而早前的研究则没有。

8、如何认真阅读科学论文

阅读文献阅读文献

这篇文章以半开玩笑的方式,讲述了如何面对阅读科学论文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挫折。文章采访了十几位处于不同职业状态、研究领域甚广的科学家,让他们提供在理解科学文献方面的建议。文章包括三个主题:

  • 科学家是如何阅读一篇论文的?
  • 当对论文的内容有疑问时,他们会怎么做?
  • 阅读论文感到无法入手的时候,他们是怎么处理应对的?

参与访谈的这些科学家从自身积累的经验出发,给出了不同的建议。

9、 eBird: 一个众包鸟类目击数据库

eBird官网eBird官网

eBird 最初有一个简单的想法ーー每个鸟类观察者都有独特的知识和经验。他们的目标是以鸟类清单的形式收集观察鸟类的信息,将其存档,并免费分享。他们开发了一些工具,能够管理名单、照片和录音,还能看到实时的鸟类物种分布图,以及提醒用户什么时候该物种曾被目击过。他们努力为观鸟界提供最新和最有用的信息。

eBird提供的鸟类分布图eBird提供的鸟类分布图

10、 国外网友发现大通信用卡无限刷分的漏洞

大通银行大通银行

这件事发生在2016年11月17日,但因为出于安全考虑,作者直至今天(2020.11.5)才将其公布。

4年前的那天,作者发现使用大通银行的信用卡,在不稳定的网络连接下进行转账,系统会出现重复转账(两次),导致一张卡的余额为负。更让作者感到震惊的是,这两笔交易产生了数额巨大的积分,这些积分可以直接兑换成现金取出使用。

作者与大通银行的Twitter客服取得了联系,在征得对方授权之后,实验进行多次转账。发现账户上的余额已经从最初的5000美元,变成了5000美元外加价值70000美元的积分。

作为一个合法的公民,作者立即向银行的安全部门报告了这一漏洞。他们进行了简短的电话会议,银行的安全部门就开始着手解决这一转账漏洞。一个星期后,作者收到了大通银行方面发来的电子邮件。

告知他,他的5张信用卡(有些信用卡他已经持有了10年以上)和支票/储蓄账户都将被终止使用,他的家庭成员同样收到了类似的电子邮件。

作者希望再次与之前沟通的人员取得联系时,没有成功。当他联系到银行的行政团队之后,银行方面表示他们是有意为之。作者感叹道:

银行希望以这种方式对待那些帮助过他们的人,我希望将来他们意识到,这种对研究人员的报复损害了他们的声誉,并且会让像我这样的人不愿意报告/研究问题(特别是当我们免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