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微软工程师转行垃圾回收员

汪剑超接受电视台汪剑超接受电视台

汪剑超是谁?

汪剑超出生于西安,从小就对科学研究感兴趣。大学就读于中科大的计算机专业,从中科大毕业后去中科院的软件所读研,然后经过层层筛选,进入微软亚洲工程院1工作,成为一名以996谋生的工程师。

他的成长史就是一部典型的理工男养成史,要不是他转行垃圾回收员的经历被曝光,那么他和千百万每天出入于写字楼的程序猿们并无任何不同。

与垃圾回收管理机制的结缘,还要从他去微软西雅图总部的一次出差说起。他偶然间发现美国的厨余垃圾分类非常详细,比如易拉罐要放哪里,吸管放哪里,残汁倒入哪个桶,餐盘如何摆放都有一套非常详细的规定,这让初入乍到的汪剑超无所适从,在他同事手把手的指引下才完成了饭后餐盘的回收行动。这次与垃圾回收的结缘,给整天敲代码的汪剑超留下了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花了非常多的时间研究美国的垃圾回收机制。

但在工作上,他的职图并不顺利。像许多其他的大公司一样,在微软这样的庞然巨物下要推行一些有意义的想法很难,他所在的技术团队提出的用户需求通过语音识别,完成模型搭建,自动提供解决方案的技术,因为理论太过超前,在公司内部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他觉得他的能力可以在其他更需要他的地方取得更好的效果,于是他选择了离开。在北京有车有房的情况下,携妻来到成都,加盟还在初创期的绿色地球。

汪剑超是怎样回收垃圾的

绿色地球是一家专注于城市生活垃圾分类的公司,成立于2008年,在垃圾分拣、技术研发,及与其相关业务推广、市场运营等方面都取得了不错的进展。汪剑超加入时,绿色地球刚与成都锦江区政府签订了一笔400万的合同,作为垃圾回收的定点单位,他们需要在三年内完成平台内8万用户注册的指标。

汪剑超在互联网行业积累多年的经验和能力,可以在绿色地球开展的业务中释放出来了。

汪剑超研发设计的垃圾回收箱 这个有点像ATM机的家伙具有防盗功能汪剑超研发设计的垃圾回收箱 这个有点像ATM机的家伙具有防盗功能

他先是帮助绿色地球建立了一套信息化系统,用来管理用户信息、积分等,对公司之前使用手动整理excel表格,维护用户信息的落后管理办法进行了革新。要知道维护、更新这些信息在用户规模不大时还能说是容易,但到了8万户这样的良机,复杂度就不是人工能够胜任的,每次有近万户的用户信息,垃圾种类及重量,回收站点信息需要入库,人工维护的方式几乎无法完成,这也是之前公司的产能没有得到有效释放的根本原因,汪剑超以此为突破口,为公司后面爆炸式的发展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然后帮助公司成功改造了垃圾回收箱,在已有垃圾箱的基础上,添加防盗的功能,这个功能大部分人应该都进过,简而言之模仿了邮箱的形式,让垃圾能够丢入,没有钥匙的情况下却不能够取出。你可能认为这个功能貌似没啥用,有点画蛇添足了,但当你了解到垃圾也会“被盗”你可能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垃圾也会“被盗”

原来许多用户反馈说他们投放垃圾后却没有收到对应的积分,经过一方调查取证之后发现,垃圾是被扫地的清洁工“顺手牵羊”了。这立马引起了公司高层的重视,因为如果垃圾多次被盗,那么用户的利益就不会得到保障,你说参与垃圾分类回收的家庭,辛辛苦苦把垃圾攒下来分类打包,带着好奇的眼神投入到垃圾回收箱,就期待着系统更新积分的时候,那些经过他们劳动得到的“劳动果实”却深沉大海,那这不是糊弄人吗?

于是汪剑超就对传统的垃圾回收箱进行了改造升级,在已有收集的功能上进一步集成了防盗的功能,这还每晚,把垃圾回收箱与公司的信息化系统也进行了集成。简而言之就是发明了一套扫描、称重、操作一体化的称重机,用户投入垃圾的回收箱只是公司系统付出水面的前台,垃圾运回公司之后还要进一步进行分拣、称重、结算,通过公司自主发明的这套称重机可以大大简化操作流程。

垃圾中的发明

每种垃圾分类下配备一台称重机,垃圾经过公司人工的进一步分拣之后,运送到每种分类下的作业台,作业台上的工人通过称重机的扫描枪扫描垃圾袋上的二维码,然后对垃圾进行称重,称重完成后在pad上进行确认,垃圾的重量和积分立刻就结算到用户的账户上,用户立马就可以在手机上收到一笔收入提醒,展示他所投放的垃圾对应的种类、重量、称重时间、结算的积分,换算成的金额等详细内容。

称重机原型 图片源于网络称重机原型 图片源于网络

可以说通过这个称重机联通了从上游的收集、到下游的结算等一系列功能,简化了公司的作业流程,也给公司提供了几项有价值的专利,现在全国各地的环保型公司、监管机构都去绿色地球实地取经,好奇的就是他们这套系统。但大部分人只看到了与他们接触最多的垃圾回收箱,殊不知这台自主发明的称重机才是公司的“战略武器”,通过它公司完成了对垃圾实体的数字化转换,给垃圾赋能,让垃圾成为有价值的互联网流通对象,这一过程中,称重机绝对是举足轻重的“重臣”,没有它公司的业务就难以有效的运转。

绿色地球的理念

绿色地球推行的理念现在看来都比较先进。先靠政府资金的扶持启动公司运作,然后通过居民参与垃圾分类、回收的过程获得收益,有了资金之后更新设备,招聘兼职宣传公司的环保理念,顺带普及垃圾分类的小知识,吸引更多的用户参与进来,慢慢地建立与用户之间的信任和沟通桥梁,吸引更多的用户参与进来,公司能够养活自己之后就脱离政府拨款的给养自立更胜。

现在公司已经可以做到不依靠政府拨款了。而且这样的惠民的举措一时之间受到了很多居民的欢迎,线下服务推行的进度甚至都超过了政府阶段性的工作要求,可见垃圾分类回收制度在群众之中的受欢迎程度之高。

绿色地球在成都的小区覆盖范围 据说用户注册数已经突破20万绿色地球在成都的小区覆盖范围 据说用户注册数已经突破20万

大家都没想到公司发展会这么迅速,这甚至超出了企业和政府之间在合同里的预想,预案也没有提出有效的应对措施。那段时间绿色地球已经无法正常地给员工发放工资,并且存在用户积分无法兑付的风险,用户在获得积分之后天天去公司设立在小区门口的摊位上质问工作人员。由于合同里没有沟通清楚,政府是分批次打款,但超前的进度以及积攒下来的用户积分无法通过现金的方式体现出来,公司一度陷入了崩盘的边缘。

这时候汪剑超的工资都领不到,想一想在北京少说也是几万的收入,现在虽然也是月薪过万,但是领不到有什么用呢?公司困难的时候,汪剑超甚至不得不求妻子把原来攒下来的收入拿出来一部分,补贴公司的费用。

在2012-2014年间,政府拨款算是给垃圾分类回收这个行业新生儿的奶瓶。而绿色地球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部分组成,政府拨款和分类垃圾销售收入,支出主要就是运营成本,包括人员工资、运输费、设备费,其他还有固定资产的投入,比如设备、办公室租赁,及与其有关的水煤电气费等。只有当垃圾的销售收入能够覆盖公司成本的时候,绿色地球才能摆脱政府奶瓶独立生存。

好在公司挺过来了,过了那段时间政府的资金到位后,有新的活水注入,万物焕发生机,一切又快速高效的运转起来,但回想那段艰苦的创业时光,汪剑超仍然还是有些难以自持。

什么时候开始

垃圾回收是一门很大的生意,值得很多人参与去做。人一辈子可以不做许多事情,但是却不能不产生垃圾,甚至每天必须的吃喝拉撒都会产生垃圾,这也是垃圾回收制度能够引起大众那么重视的关键原因吧,因为说白了每个人都与垃圾息息相关,脱不了干系。

传统的垃圾处理方式就是焚烧和填埋结合,不管选用两者中的哪一种对自然环境的破坏都很大。汪剑超给我们算了一笔账,每个人每天产生一公斤垃圾,全国十四亿人每天产生的垃圾就有一百万吨之多。

通过传统的方式进行处理,只有15%的垃圾得到了回收,但能够回收的部分却高达45%。这个45%的回收比率公司已经实现了,只要是经过正确分类的垃圾,绿色地球都能够完全回收并输送到回收站里,其实之所以要进行分类,也是为了分类后的垃圾返还给原材料厂家之后,便于二次利用。

让汪剑超感到自豪的一点是,只要是废品进了他们的回收体系,就会100%地被回收,进入到下一个流通环节。

汪剑超和5吨的垃圾汪剑超和5吨的垃圾

只要垃圾存在的一天,就有回收利用的需求,垃圾只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到垃圾填埋场去看看,就知道回收利用的需求有多迫切。在许多科幻电影中,几百年之后人类就可能因环境问题灭绝了,但垃圾却不可能通过自然系统的处理自动降解,即使人类消失了,人类所产生的垃圾仍然可能在这个星球上泛滥,说起来有点令人绝望,但也不是没有解决的方法,就是减少垃圾的产生和尽量多回收和利用产生的垃圾,所以垃圾回收这门生意值得我们每个一个人参与进来,哪怕没有收益,也应该为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做点好事,为子孙后代减少一份污染!

可以在腾讯视频上观看汪剑超在《一席》上的分享视频

参考内容:

1 微软亚洲研究院(Microsoft Research Asia)是微软公司在亚太地区设立的研究机构,成立于1998年,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丹棱街5号微软大厦2号楼12层至14层。它是微软在美国本土之外规模最大的研究院,同时也是微软在亚洲设立的第一个研究院。2004年被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称为“世界上最火的计算机实验室”。经过多年的发展,微软亚洲研究院拥有超过200名全职研究员、工程师与超过300名访问学者与实习生。他们最新的宣传标语是: 科学匠人丨在数据智能领域,做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研究

2 文字内容参考云南电视台「从微软工程师到’破烂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