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工作经历及我为什么选择创业(上)

前言

我是2013年毕业的,那时候应该算作是国内互联网行业如日中天的时期。

毕业之后我就回到了省会城市工作。我们这是三线城市,也是现在所谓的新一线城市,其实没有什么真正的互联网企业,大部分的企业生存要么背靠政府,要么有人脉有资源,要么就是从传统企业里面开设的子公司,总之就是得有靠山才能谋求生存和发展。

到今年5月22日离职,我工作近七年,在三家公司干过(跳槽率应该不算高,至少每家>=2年了),存款15万。虽然手头有点闲钱,暂时饿不死,但坐吃山空也不是办法,所以总要找点事做做,比如写写回忆录,卖卖书籍啥的。

下面就是我对我七年工作的一个总结,分为上中下三篇,此为上篇。

初入职场:我是怎么实现直播的(13-16)

第一个项目:直播App

我待的第一家企业是交通行业的。那时候移动端App发展得如火如荼,每个行业都想搞App,我们公司也不例外。

我进公司之后接到的第一个活就是做直播。没错,那是在2013年,在手机上做直播。13年的时候,能有这样的想法算是非常赶时髦非常前卫了。

但是在当时的条件下做直播这个东西是有瓶颈的,一个是手机的配置,另外一个就是网络速度,两方面都会对直播的效果产生限制。

最要命的是实现的技术,那时候估计没几个厂家在做这个的,完全没有生态可言。研究了大半年才算是实现了两台手机之间的点对点直播。

使用的是Adobe的Flex技术,不是前端CSS布局里的Flex,而是一个免费的开源框架,Adobe出品,用于构建跨平台的移动和桌面App。

Adobe的Flex技术Adobe的Flex技术

用的语言是ActionScript,类似于JavaScript吧。Flex开发手机App,和现在Dcloud开发的H5跨平台App差不多,也有个天杀的基座!!!这个基座是个什么玩意呢?

就像java的运行时虚拟机,没这个基座开发出来的App就是空中楼阁,或者说是软脚蟹,根本用不了。说明这个技术从诞生开始就有先天不足,后面只是一直在修修补补而已。

国内的Dcloud国内的Dcloud

说实话我现在回过头去看,那时候用的Flex技术和数字天堂,就是Dcloud的技术架构挺相似的,巨多的名词,巨多的技术,巨多的产品线,牛皮吹得特别响,然而你拿起来用的时候,用啥啥不顺手。

Red5视频直播服务器Red5视频直播服务器

服务器端选用的是开源的Red5服务器,貌似现在的直播也还用这个技术搭建视频服务器。

除了不支持直接从Android里直播之外,其他都挺好。那时为什么选用Flex,就是因为Flex里面提供了现成的直播接口,可以和Red5集成到一块儿。

直播和录播的功能都实现了,只是内部都没项目。只是作为研究,所以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第二个项目:沉降观测App

后来公司接了个铁路沉降观测的项目,就是测量高铁上使用的铁轨高程的App。

简单地说就是高铁的铁轨由于自然原因(风吹日晒积水锈蚀引起形变),铁轨的自重,列车的碾压造成铁轨的下沉。当沉降达到一定的程度后,就会对列车的运行造成风险,所以铁轨的高程需要定期测量,进行观测记录。

现在通用的水准仪,只能通过手动记录测量得到的数据。我们的项目就是开发一个App,通过App上的点击操作自动测量,自动读数并自动进行计算,省去人工记录和读数的麻烦,在测量过程中如果数据有误,还会进行报警。

沉降观测现场 右下角图片为测绘人员在整理数据线沉降观测现场 右下角图片为测绘人员在整理数据线

出发点非常不错,但由于公司没人懂测绘业务,对于测量所用的水准仪也一无所知,所以浪费了很多的时间。

当时项目是给铁科院做的,然后不懂水准仪的使用方法,所以跟南方测绘也有藕断丝连的关系(他们为我司提供测试仪器和技术支持)。

试点单位由铁科院安排,在新建的郑徐铁路上。总结一下就是,为了一个没钱的项目,跑遍了北京、河南和广州,把足迹留在了神州大地的三点一线上。

犹记得郑徐铁路正好经过河南的兰考县,当时的项目组就驻扎在那里,也就是焦裕禄的故乡,所以也算是踏着名人的足迹在干项目了。

图1:夜晚的未名湖畔  图2:北京巷子里有丰子恺的宣传画  图3:不到长城非好汉
  图4:炎热的天气下 坚持锻炼的铁科院小伙伴 图5:夜晚打网球的北大学子
图1:夜晚的未名湖畔 图2:北京巷子里有丰子恺的宣传画 图3:不到长城非好汉 图4:炎热的天气下 坚持锻炼的铁科院小伙伴 图5:夜晚打网球的北大学子

沉降观测的项目最后也凉了,因为公司的主营业务是公路交通的管理软件,去进军铁路行业,有种舍本逐末的感觉。

但从事后回忆看,老板还是挺有远见的。如果那时候把这个项目干好了,后面我们省内新建的两三条高铁上,可能都会有我们公司的一席之地。

只不过干这种项目,没有熟悉相关业务的专家,没有资源,也没有技术积累,只是盲目地跟着铁科院的发文走,很难把项目做好。

当然这个项目我学会了不少的东西,比如技术的问题怎么解决,解决不了的问题怎么向其他人求助(对于开发的小伙伴们来讲 这是一门艺术),出差在外怎样一个人面对不确定因素等,但我还是没等到它最终上线就走掉了。

投资理财:说点跟钱有关的事

那时候刚毕业,有干劲,对于社会上好多的新鲜事物都比较好奇,都想尝试一下。投资理财,就是在工作之余学会的。

看了有本书《小狗钱钱》之后,对理财有了点初步的认识,就开始买基金了。

当时有个事我记得特别清楚。前台小姐姐知道我在买基金,她正好手头也有点积蓄,就让我给她推荐基金。我给她推荐了几只基金,她没买,而是自己看着收益排行榜买了汇添富的移动互联,后来就大涨了。

最后的收益比我高几千大洋,把我给郁闷坏了,为什么我就没发现那么能涨的基金呢?

2014年和2015年的投资情况 小有赚头2014年和2015年的投资情况 小有赚头

14年前后最牛的基金是中邮战略新兴产业,天天都在涨,因为涨得多所以也不敢买,专门挑一些觉得以后可能涨的来买。

买了长盛电子信息和大摩多因子策略,涨了一些,小打小闹,没赚啥钱,不亏而已。

15年的时候,赎回了汇添富移动互联(后来我也向前台小姐姐的投资理念 啥涨买啥妥协了),小赚了一笔,收益是7800多块。

因为这两年的经历,觉得股市、理财也就那么回事,人就慢慢傲娇起来,胆子也开始变大了,这为我2016年的亏损埋下了伏笔。

2016亏得裤衩都掉了2016亏得裤衩都掉了

15年投入了三万元买入中邮战略新兴、中海优质成长和融通领先成长三支基金,16年底清仓,分别亏损2000,5000和5300,可以说是非常惨痛的教训了。

后面就慢慢地变得谨慎起来,知道对市场要怀有敬畏了。

说实话,那时候刚参加工作,人也单纯。对于投资也没什么概念,每天看看公众号,看看理财的书籍,就一通操作,买买买,看到和最初的判断不一致,有一通操作,卖卖卖,交易成本特别高。

没有自己的投资策略和交易逻辑,也没经历过市场的洗礼,凭自己的主观意愿进行判断,被割韭菜太正常了。

文化生活

文化方面,在大学里的时候就接触到罗辑思维,喜欢听罗胖的每天60秒,看他在优酷上线的视频,特别崇拜罗胖,感觉罗胖非常有想法。

当时的罗辑思维特别地纯正,对于互联网的趋势他压中了不少,比如互联网思维,社群思维,会员制等。

他们自己就通过会员制进行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互联网,公司通过会员来养活,本身就做那些精品的输出,所以那段时期他们出的视频,文章都特别有分量,干货特别多。

然后还会在蜻蜓fm上听单田芳的《白眉大侠》,大铭的《大铭脱口秀》。前者是相声,后者是脱口秀,前者侠肝义胆,后者幽默风趣,伴我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

上图:评书中的单老
左图:罗辑思维的罗胖
右图:大铭脱口秀的宣传照上图:评书中的单老 左图:罗辑思维的罗胖 右图:大铭脱口秀的宣传照

那时候优酷风头正劲,上面涌现了很多有自媒体意识的组织,他们拍的视频虽然草根,但很贴近生活的真相,工作之余作为生活的乐子,别有一番风趣。

对了那时候大家还喜欢说草根,山寨也没有过时。

梦想与现实唯美又出位的画风梦想与现实唯美又出位的画风

梦想与现实剧照 还有经典的扫码关注场景梦想与现实剧照 还有经典的扫码关注场景

我比较喜欢的有司文痞子,《净搁这里乱哩》的河南腔;讲足球世界的大球小珠,主播是个女球迷哦,单凭女主播说足球这个话题就挺有聊的;然后还有《梦想与现实》,“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的真实写照,连喊观众扫码关注的片段都那么地有趣而性感。

净搁这里乱哩剧照和大球小珠截图净搁这里乱哩剧照和大球小珠截图

那时候小米还很火,要买小米的手机需要预约抢购;讨论苹果手机的人并不多,身边用得起iPhone的人也少,说到iPhone大家的一致话题就是探讨先卖哪个肾;华为的手机不温不火,我记得身边使用华为手机的同事只有一个。我不喜欢它方方正正的外观,感觉落到地上就容易摔坏了。

我买了台HTC的D816,屏幕特别地大,然后又轻薄,那时候HTC回光返照,为谷歌代工了Nexus5,我还海淘了一台,只不过后来无缘无故开不了机了,后面的文章会有来自这台手机的照片亮相。

初入职场总结: 这个时候的我吧,谈不上什么理想信念,每天只是工作思考,却不知道自己的人生需要什么,以及怎样去实现自己的目标。单纯地活着,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家里人催婚催考公务员,经常和他们吵架。单身,也没人爱,住着亲戚的房子,除了上班地点有点远之外,其他的倒还不错。